青石_渣吃瓜

20160320帝都囧神游记

在听说320囧神是剑三only的时候我就决定要来玩一玩,结果社团临时决定报名去表演。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呆滞的,因为,我的甲没有到,枪也没有到,上剧的内容并没有排练过,紧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排练和赶道具。
赶道具的梗源自于卖给我衣服的妹子做的纸片枪到我手里已经碎成一片一片了……无奈之下,我做了我人生中第一个大型道具→_→虽然做的跟屎一样。
后来,就是今天,或者已经可以说昨天上剧的日子。
进场一看,我们全团的人都懵逼了。一个两米多长一米宽的台子外加地上一块红色的接布就是舞台,房顶还有各种管道和房梁,主要是,房顶特别低。我想,幸亏主办没有请姚明来做嘉宾,不然,大约是进不来了。
于是大家又临时改走位,无奈地方太小,实在施展不开。光我提枪就打到两次人。
最心疼的是城老板的轻剑,本来排练的时候是重剑的动作,因为场地限制已经换了轻剑,心疼城老板的轻剑还是碎了。乐观如城,也泫然泪下。
讲真,从北京回来我都累的不行了,腿特别疼,高跟鞋又大,甲又重,整个人都不好了。其他小伙伴也多少都有受伤,真是身累心也累,我觉得我大约要搁浅一段时间了。

1986年的什么呢?

去北京漫展买的口罩,感觉自己萌萌哒~\(≧▽≦)/~

剑网三丐花同人——你欠我一根糖葫芦

万花谷,四季如春,景色优美,却也总有看腻的时候。

每每有谷外人士前来游玩,说的那些谷外的事情更是让人心动。 带着对谷外的向往,万花小师妹瞒了师父师兄便出谷去了。 谷外的世界让万花小师妹觉得眼花缭乱,繁花美景,御宇高楼,各色的江湖人还有买东西的商人。还有,那个在城楼下,与周围景象格格不入的人。 连续三天,她都看见他在城楼下,席地而坐,旁边放着一个酒坛,时不时喝上一口,虽衣着褴褛,却显得那么自在惬意。 “你一个人?”万花小师妹终于忍不住好奇上前搭了话。 “嗯?”地上坐着的男人抬眼看了一眼,“小孩儿?万花来的?”男人不答反问道。 “你一个人在这儿很多天了,是在等什么人么?” 男人站起身来,高过她一半以上的身高俯视着她:“你这个万花来的小孩儿还挺有趣的,你父母没教过你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么?” “原来你是坏人么?” “不是……”男人有点不自在,“我没有等什么人。”

“那你要一起玩吗?”

“小姑娘,你爹娘呢?”

“不知道……”

“这样……”男人揉了揉万花小师妹的头说,“我带你买糖葫芦吃。”

“好!”万花小师妹一脸的欣喜,顺势抓住男人的手。男人一愣,随即爽朗的笑了,牵着万花小师妹的手往城内走去。

“你要将我徒儿带去何处?”行至一半,打路边出来一个身着道袍的道长。

“师父!”万花小师妹一见此人便扑了上去。

“他是你师父?”男人抓抓头。

万花小师妹点点头,拽着道长的袖子不撒手。

“你师父怎么是个纯阳?”男人更加不解了。

“我师徒之事与你何干?”道长一手抱着万花小师妹,一手提着剑道。

“师父,他是好人……”万花小师妹辩解道。

“既然小姑娘已经找到自己的师父,我便不再叨扰,在下告辞。”

“哎!我的糖葫芦……”万花小师妹扁扁嘴,有些不开心。

“你这鬼精灵,为师给你买。”纯阳道长点了万花小师妹的鼻子宠溺道。

“唉……”男人远远看着道长抱着万花小师妹走了,只余一声叹息。

数月后,男人再次回到这个地方,想起自己遇到的那个有趣的小孩儿:“唉……”

“你在感叹什么?”

男人寻声看去,发现那个有趣的小孩儿就站在自己身后:“你怎么?!”“师父放我出来历练来的,我就想,你是不是还在这,果然让我找到了!”“你找我做什么?”“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根糖葫芦!”

男人看着万花小师妹一脸天真的样子,大大的笑开了:“好,我给你买!”

剑网三同人《人不如故》(藏阳向)

问水不见了。
紫霞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纯阳宫带徒弟。
紫霞想了想,大约是有数月未见了。这阵子忙了,竟把他忘了。
紫霞安排了徒弟功课,便下山去了。
紫霞走遍每一个他可能去的地方,都没看见他的踪影。又过了一月,紫霞从信使处收到一封银子,一万两,还有一封信,信上只有一个字,情。落款是问水。
这问水究竟想做什么?纵是他家财万贯,这一万两也不是小数目。
紫霞抱着这沉甸甸的一封银子,心里顿生不好的预感。
紫霞在寻人的路上遇见过曾经的徒弟山居。这个同是藏剑山庄的土豪的徒弟说了这么一句:“他这是不想让你再去找他。”
紫霞看了看手里的银子还有眼前环佩叮咚的山居徒弟,不明所以。为什么?他不是说华山的雪很美么?就是不去找自己,也不该辜负了这雪……
紫霞这么想着,却也豁然开朗了。
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他不会再来,我也,大约不会再找到他了。
紫霞在路上看见狼牙当道,民不聊生,便也毅然决然的加入了铲除狼牙的大军。
时至一年,紫霞也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但是,心心念念的还是那个再也没有出现的问水。
这一天,紫霞正在洛阳城门上迎风而立。
“新衣服不错。”
紫霞循声看去,问水正笑嘻嘻的站在旁边。
“问……水……”紫霞不可置信,这个消失了一年多的人突然出现在这里,会不会是自己的幻觉。
“呆子,发什么愣?一年来你可还好?”
“好。”
“走,喝酒去。”
“好”